您的位置:霍家小说 > 穿越小说 > 墨容澉白千帆 >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她有了
山里的日子过得很悠闲,几乎感觉不到任何变化,唯一的变化大概是月儿和宁十一的关系,变得很有些微妙。
月儿虽然还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,但晚上她基本都会留下来,蜷缩在宁十一的臂弯里,安静的沉睡,到早上才离开。
而宁十一也从最初的羞涩变成现在的食髓知味,常常会在半夜把她弄醒,月儿也不恼,沉默的任他为所欲为,对宁十一的亲吻,她也不再躲避,在黑暗中与他无声的纠缠。他们都不说话,只有身体在进行最诚实的表达。
夜晚如此亲密,到了早上,两个人又成了陌路,月儿冷着脸离开,宁十一则靠坐在床上漠然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。
让宁十一没有想到的是,他与月儿的最后一面,便定格在她某次离开的背影。从那天以后,月儿没有再到他屋里来,代替她的是另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依然有着漂亮的脸,乌黑的长发,婀娜的身姿,也冷清着一张脸,但她不是月儿,只是一个他不认识的陌生女人。
宁十一的心在在那一刻突然塌了一角,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,他盯着陌生女人,“月儿呢,为什么她没来?”
“她不会来了。”女人淡漠的说道,“以后由我来侍侯你。”
“她去了哪里?”
“……”
“她出了什么事?”
“……”
“告诉我,她怎么了?”
不管他问什么,女人都只是沉默,就跟没听到似的,等宁十一安静下来,她上前解他的腰带,手腕却被宁十一狠狠捏,他瞪着她,一字一句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,“告诉我,月儿她怎么了?”
女人很痛,挣扎着往外抽手,“你弄疼我了。”
宁十一不是怜香惜玉的人,他所有的柔情全给了月儿,给了他生命里唯一的女人。其他女人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,他非但没有松开,反而加大了力度,女人因为疼痛,一张脸都扭曲起来,她淡漠的眼神里终于有了一丝惊恐,她丝毫不怀疑,面前这个眉目冷厉的男人会毫不留神的捏碎她的手腕,她几乎能感觉到脆弱的骨头承受不住凶悍的力度,而发出轻微的卡嚓声。
“松手,我说。”
宁十一松开她,低喝,“快说。”
女人摸着自己的被捏疼的手腕,默了一下才说,“她有了。”
宁十一愣了一下,没反应过来,“有了什么?”
女人怪异的瞟他一眼,“月儿有了你的孩子。”
宁十一的瞳孔猛的收缩了两下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什么,她有了我的孩子?”
“是,她怀了你的孩子,所以不能再和男人睡,对孩子不好。”
宁十一脑子很乱,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,他的心如同雨后的泥地,不停的往上翻涌着泡泡,又像喝了一大碗红糖水,甜得发腻。
他静默的站了一会儿,问:“月儿在哪?带我去见她。”
“不行。”
“为什么不行?月儿怀了我的孩子,我去看看她都不行么?”
“不能坏了规矩。”
“谁的规矩?”
“主人的规矩?”
“谁是主人?”
“主人就是主人。”
宁十一眼里闪过一道凌厉的光,“你不说,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女人却毫不畏惧,“死在你手里,也好过受惩罚。”
宁十一有些意外,“惩罚比死亡更可怕?”
“对,”女人冷笑,“惩罚比死亡更可怕。”
宁十一伸手掐住她的脖子,五根手指一点点收拢,那条雪白纤细的颈在他的大手里显得羸弱不堪,女人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,因为呼吸不畅,血全涌到了脸上,先是发红,渐渐变成紫色,她张大了嘴巴,眼睛几乎凸出来,对死亡的恐惧让她面目狰狞,但是她没有求饶,像离开水面即将死去的鱼,瞪着空洞的眼,满目绝望,等待死亡的降临。
宁十一外出执行任务的时侯,为达目的,他可以杀人,但他并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,在最后一刻松了手,退了两步坐在桌子边,垂着头静了一瞬,低哑着嗓音说,“你走吧。”
“我不能走。”女人说,“你是上甲等的男人,我配你正合适,月儿能给你的,我也能,你要是不信,可以试试。”
宁十一抬起头来,讥讽的看着她,“你把自己当做什么了?窑子里的姑娘?可惜,我并非你的恩客。”
女人很羞愤,反唇相讥:“你以为月儿就能好到哪里去?等她生完孩子,还会有第二个男人,第三个,第四个,第五个……”
她每数一个,宁十一的脸色就暗沉一分,她不免得意,往他走近了一步,放柔了声音,“在这里,露水夫妻成不了真夫妻,爷,接下来的日子,咱们好好相处吧。”说着,她缓缓抚上了他的手臂。
男人的手臂肌肉紧实,摸上去很厚实,她显得很满意,咧嘴一笑,“果然是上甲等的体魄,等日后……”
她话没说完,一股力度将她猛的一推,她跌跌撞撞后了好几步,撞到了床沿边,钻心的疼,正要破口大骂,男人却寒着脸,声音冰冷:“以后再碰我,我就断你的手。”
女人揉着被撞疼的地方,听到这话,猛的抬头,定定的看了他一会,嗤笑一声,“月儿好福气,竟然真的被你看上了。”
她知道这个男人铁了心不会接纳她,也不再纠缠,说,“你可以不满意我,但明晚会换其他女人来,你若真为月儿守身如玉,你那两位朋友就必须就有一位接纳这里的女人,你们都是上甲等,主人不会放过你们的,到时侯……”似乎察觉到自己说得太多了,她突然顿住,转身往外走。
“等等。”宁十一叫住她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女人讽刺的笑,“既然不接纳我,为何还问我的名字?”
“将来出去,如果有机会遇上你爹娘,我会告诉他们,你没死。”
女人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夜色,嘴角微微颤抖,过了一会儿,她说,“你不可能出去的,只有死人才会出去。”
她走到门边又顿住,没有回头,低低的说了句“我叫秀儿。”掀帘子出去了。
推荐阅读: 绝品神医混都市 夜廷琛乐烟儿 铿锵玫瑰(gl) 首席的掌心至爱 真龙归来叶无缺 南风沉醉的夜晚 逍遥小子霸都市陈阳 捡到一只将军[古穿今] 太古吞噬诀 超凡贵族